秦皇汉武最爱的上林苑,面积是今遗址的425倍!里面有何玄机?

2019年12月9日

提到园林,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苏州的典型园林建筑。江南的园林以占地面积小,景致变化多,意境悠远为特点。但殊不知,在秦汉时期的京畿地区,有着一座世界级别的超大园林——上林苑。它集合了山、水、农、猎、兵等功能于一身,不同于江南的园林,带有秦汉帝国豪迈而宽阔的气质,上林苑的特点就是规模大、地域广与功能多。虽然上林苑早已化为尘土,但从历史中,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,曾经的皇家园林的壮观。

一、皇家园林的前世今生

上林苑是秦汉时期的皇家园林,古代的位置大约在今西安市南部,面积大约340平方公里。从秦至汉,上林苑一直是皇家最重要的园林,帝王们在此营建宫殿,打猎嬉戏。上林苑的修建与扩张,经历了两朝与多位帝王,它的不断扩大,是帝国国力提升的一个侧面。

上林苑

据学者考证,上林苑最晚出现在战国的秦惠文王时期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国力强大,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与歌颂丰功伟绩,秦始皇在全国各地大兴土木,建造宫殿。上林苑也在这时期加以扩张与营造,著名的阿房宫,便是建造于上林苑中,“始皇以为咸阳人多,先王之宫廷小。吾闻:周文王都丰,武王都镐。丰、镐之间,帝王之都也。乃营作朝宫上林苑中。”此时的上林苑已经具有不小的规模,“于是乃入上林斋戒。日游弋猎,有行人入上林中,二世自射杀之”,可见,此时的上林苑除了有阿房宫这样的宫殿建筑,也能供给帝王游猎其中。

秦代上林苑

汉代秦后,社会经济破坏严重,汉初“文景之治”,统治者相对勤俭,对于上林苑的开发较小。一直到年轻的汉武帝刘彻即位,上林苑重新开始成为帝王的游乐场。汉武帝天性尚武,而又年轻气盛,在即位之初,一直被太后窦漪房压制,无处施展自己的抱负,只得寄情于山水游猎之中。建元三年,汉武帝微服私访,“北至池阳,西至黄山,南猎长杨,东游宜春”,游玩上林苑。武帝伪装自己的身份为平阳侯,常常外出几日而不回宫,在上林苑中营建了供自己居住与更衣的行宫十二处。除此之外,汉武帝也扩大了上林苑的范围“举籍阿城以南,盩厔以东,宜春以西……属之南山”,将阿房宫到终南山的广大地界,都收为了帝王专门的游乐场所。

汉武帝剧照

由于文景二帝较少去上林苑,所以在上林苑中有许多农民在此开垦土地,种植农物。武帝每次到来,都纵马射猎,“驰射鹿豕狐兔,手格熊罴,驰骛禾稼稻粳之地”,踩踏农作物,使得当地农民不满。在武帝企图占据农田扩大上林苑时,东方朔曾有过谏言。他先描述了民众的惨状“幼弱怀土而思,耆老泣涕而悲”,而后将武帝比于暴君,“灵王起章华之台而楚民散,秦兴阿房之殿而天下乱”,认为大肆扩张园林会导致天下大乱。武帝看到上奏后,不仅没有生气,还将东方朔升官,但却没有采用他的建议,仍然扩张了上林苑。

东方朔

武帝之后的昭宣二帝,仍然时常来到上林苑中游玩。而到了帝国后期,伴随着地方豪强势力崛起、经济的崩溃、统治阶级内部腐化等问题,国家没有钱去维修上林苑。王莽篡位后,各地起义风起云涌,上林苑遭受战火破坏。在班固的《西都赋》中,上林苑已经成为“徒观迹于旧墟,闻之乎故老”的废墟。东汉时期的上林苑已经不复往日的辉煌。

上林苑遗迹

二、应有尽有的大型乐园

在中国历史上,没有任何一个园林能在规模上和实质内容上超过上林苑。上林苑之大,大到里面应有尽有。江南的园林,无论假山、池水或是建筑,都是点到为止,只重其形与意。上林苑则不同,除了形与意以外,还兼顾了质,山林树木高大巍峨,池水宽阔,宫殿雄伟高大,气象壮阔。当时的文人墨客,无论司马相如、扬雄而或班固、张衡都对其壮观发出感叹。

八水绕长安,保证关中平原的富庶,而这八条河都流经上林苑。司马相如在《上林赋》中写道:“终始灞浐,出入泾渭;酆镐潦潏,纡馀委蛇,经营乎其内。荡荡乎八川分流,相背而异态”。八条河水,或蜿蜒,或奔腾,在上林苑中有的宽阔缓慢,形成宽阔的平原,有的则汹涌澎湃,浪花飞溅。

渭河

除了自然河流,上林苑中也有许多人工池塘,并修建出高台和岛屿,供给游玩参观。中国古代最大的人工湖——昆明池便开掘于其中。据记载,汉武帝修建昆明池是为了练习江河海战,“时越欲与汉用船战,遂乃大修昆明池也”。昆明池是否真的发挥习战的功能我们不得而知,但汉武帝确实在池中检阅过水军。能容纳帝国水军的池子面积和水量自然不小,据考古发现,古代昆明池面积达到16平方公里,大于当时长安城的面积,加之引水得当,汉朝时的昆明池不可不谓浩淼。其实,昆明池的作用不止于此,它的建成,保证了上林苑的供水,调节了关中地区的漕运,甚至还承担了水产养殖的功用。

今日昆明池

上林苑南靠终南山的北麓,自古以来,终南山就具有重要的地位,“夫南山,天下之阻也”,这里山峰高耸,重岩叠嶂,树木茂盛。多样的环境使得上林苑成为了国家动植物园。张骞通西域后,带回来了各种奇异的动物和植物,而它们都被养在上林苑中。根据司马相如的所见,这里有“卢橘黄甘,枇杷橪柿,梬枣杨梅,樱桃蒲陶”等西域而来的植物。在上林苑的南边,遍布着犀牛大象麋鹿等动物,北边却是麒麟骆驼,驴马骡子之类,在森林中,更有猿猴、蟒蛇、鼠类。汉代的上林苑,是一个集天下之精华的自然保护区。

秦岭

这样的地方,自然是帝王们最爱的游乐之地。天子在这里展现他的气派:“乘镂象,六玉虬,拖蜺旌,靡云旗,前皮轩,后道游”;也向世人展现他的勇武:“箭不苟害,解脰陷脑,弓不虚发,应声而倒”。这样的描述或许是司马相如夸张之词,但却能反映出帝王对这里的喜爱。在这里,皇帝广建宫殿,离宫别馆就有36处,有登高观景之所,有大宴群臣之处,也有听音乐会的大礼堂,“奏陶唐氏之舞,听葛天氏之歌,千人唱,万人和”。除此之外,这里还能供给天子赛马,赛狗与看戏,帝王想看的,想玩的,这里都应有尽有。

如此的地方,或许不能称为皇家园林,它集合了各种景致,汇合了各种稀奇物种,它既是野生动植物园也是帝王游乐场所,它就是当时最全面的一座自然人文博物馆。

三、天子封邑,功用多样

上林苑在周秦便是天子的封邑,这里除了游玩的功用外,其实也承担着农业生产、军事训练等职能。汉代地主田庄经济发达,地方豪强拥有田庄,集生产保卫管理功能于一体。上林苑管理直属于少府,换个角度说,就是天子私人的皇家田庄。

汉武帝剧照

有着八条河流的滋润,以及泥沙沉积形成的平原,上林苑的土壤肥沃,适合农业耕作,在东方朔眼中,这里就是“厥壤肥饶”。汉武帝对上林苑控制加强之后,这里成为皇家生产的基地。武帝时期对上林苑进行了广泛的农业开发,据司马相如记载,武帝在纵情游乐之后突然醒悟,命令官员“地可垦辟,悉为农郊,以赡萌隶,隤墙填堑,使山泽之人得至焉”。

馆台榭沼池苑囿林麓薮泽财足以奉郊庙,御宾客,充庖厨而已,不夺百姓膏腴谷土桑柘之地”,不夺百姓之地是溢美之词,上林苑本就是从农民手中夺来,但实现自己自足却是实话。上林苑中也供给皇家许多农业副产品,除了上文提到的昆明池的鱼类养殖,还有葡萄园、扶荔园等种植瓜果蔬菜,更有禽类的养殖,提供皇室的肉制品。除此之外,上林苑茧观也生产经济作物,“春桑生而皇后亲桑于苑中”,这里的桑馆供给了皇室大量的布匹与丝织品。优良的环境与广阔的地域,供给了皇室的多方面需求。

汉画像石拓片:打猎

狩猎活动在古代本就是一种战争演戏行为,汉武帝在年轻时多狩猎之事不仅仅是个人爱好,也是对于军事战争的一种训练。他在狩猎时,常常召集边地善骑射的子弟“诏陇西北地良家子能骑射者期诸殿门”,相约于殿门前,后来该门便被称为期门。而后建立的期门军与羽林军,便在上林苑中进行训练,“羽骑营营,户分殊事,缤纷往来,畾轳不绝”,并成为了贵族精锐部队,诞生了许多优秀将领。汉武帝在狩猎时,有意识的进行战略战术的训练,卫青,霍去病针对匈奴所采取的迂回包抄战术,便是在上林苑中狩猎得到的经验。

文史君说

上林苑是我国古代园林的一个典范,是我国最富盛名的一个皇家园林。其面积之广,与所包含内容与职能之多,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。就如司马相如写道的:“君未睹夫巨丽也,独不闻天子之上林乎”,其奢靡与豪华程度也是后世难以比拟的。这种气质,同秦汉时期,中华民族向上而勃发的精神是对应的。放在秦汉时期的历史大背景中,则可以视上林苑为与地主田庄相同的经济形态表现,只是更为巨大。秦汉中央集权帝制初创,地方管理体系尚不成熟,中央和帝王可以直接利用国家资源力度有限。加之传统贵族制度未完全瓦解,地方豪族掌控大量土地。所以,在上林苑中才能形成自给自足的供给皇室的经济形态。

如今,上林苑早已沦为历史,其原址也建起了高楼大厦,唯一的遗址公园,面积近1200亩,约0.8平方公里,远不能显示它当时的壮观。但在历史记载,文人墨客的笔下,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,上林苑的壮观与富足。

编辑:网络编辑 
日本神秘地下影院,进去的都是成年人,影片十分特别_好看视频